我轻轻地尝一口

*被昨晚你里锐锐的油腻小广告台本逼出的产物,不就是油腻小剧场嘛,我也会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确实是黄锐先动的手

*人物OOC,油腻小剧场怎么可能不OOC

***切勿上升真人,就是老阿姨脑脑子里的洞,跟孩子们本人无关



“好啦,收工!大家辛苦了~”随着黄导一声令下,星练改版后第一期最后一part完成拍摄,四只也终于可以松懈下来。

“哎呦喂累死了”黄其淋再次发挥了“拖把”技能摊到在地板上。

“黄其淋你怎么又躺下了,我真心疼你那条裤子,陪了你这么多次节目你每次都拿它擦地板”丁程鑫一脸嫌弃地吐槽着地上那一坨冰淇淋。

“黄其淋,起来”,敖子逸去扯黄其淋的胳膊试图把那一摊软肉拎起来,“你说!!刚刚俯卧撑干嘛不提醒我!!害得我傻乎乎地跟着他们做了半天!!”

“就是!!黄其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刚刚俯卧撑数数时候你干嘛??害得我力量担当的人设都糊了!!”一旁的丁程鑫也加入战局,干脆骑到了黄其淋身上扯着他另一只胳膊。

看着瘫在地上被敖子逸和丁程鑫俩人闹腾的惨叫连连的黄其淋,黄宇航无奈的摇摇头,正想不管他们先行离去换衣服,就听见黄其淋在压迫中传来的哀鸣:“班长!!哎呀!!!快救我!!!哎呦丁程鑫你压死我了!!!敖子逸你轻点!!!”停下了准备离去的脚步,黄宇航走上前去,一手一个拽住丁程鑫和敖子逸的胳膊,“好了,别闹了,赶紧去换衣服洗澡啊,一身的汗”。

话音刚落,只见丁程鑫迅速弹起来,“哎呀就是!黄其淋你刚刚还跟那狗狗玩了半天肯定一身的毛!!哎呀!!”似乎是刚刚才想起来自己有洁癖一样,飞一般冲去浴室。

“暂且放过你,我先去洗个澡晚上再收拾你!!做好心理准备吧哈哈哈”敖子逸同学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松开黄其淋也去洗漱更衣。

只剩下那一摊冰淇淋和站在一边的班长。

经历过一场“大战”的黄其淋此时身体扭成一个S型,仰面朝上,嘴唇微张,不断地急促呼吸着,本就粉白的脸颊因为运动过后变得更加的粉嘟嘟,嫩藕一样的手臂一只搭在起伏的胸口上,一只软软的垂在身侧。

 

 

像一只刚挤出来的桃花冰淇淋。麦当劳新出的那种。

黄宇航想。

 

轻轻甩了下头赶走奇怪的念头,黄宇航冲着桃花冰淇淋说:“你也赶紧起来,快去洗个澡换衣服,刚刚出这么多汗,躺地上会着凉的。”

“矮油,人家摔倒了,要班长亲亲才能起来~~~”

“···········”

黄宇航一脸无语地看着那摊对着自己笑的眼睛弯弯的桃花冰淇淋,控制自己上去揍他的念头,“你起不起?不起我自己走了”

“矮油班长真讨厌,都不拉我一把”

看着撅起嘴像是冰淇淋上面那个粉红尖尖的黄其淋,黄宇航暗叹一口气,走上前,伸出一只手。然后就看见那朵桃花瞬间又绽开了花瓣把自己白嫩嫩的小肉爪子搁进自己的手里。

 

黑白分明。

黄其淋手很小,指甲又短,肉嘟嘟的,攥在自己的手里像是一颗刚捞出来的小汤圆,湿漉漉软绵绵,还热乎乎的。

是桃花馅儿的,嗯。

 

 

黄宇航一边握着桃花汤圆一边听着桃花冰淇淋碎碎念叨着刚才敖子逸扯的自己胳膊多痛、丁程鑫压得自己多么上不来气儿,一边念叨还一边伸出被掐红的手腕给黄宇航看。看着一圈圈红印子,黄宇航想起上次和这朵小桃花去洗车时候俩人玩儿的抽手背的游戏,当时就意识到黄其淋的皮肤有多么细嫩,轻轻掐一下就会出一片红印子,更何况那样憋足劲儿的抽打。自那之后再也没使劲儿打闹过黄其淋。

 

黄宇航扯过那只带着红印子的胳膊,暗暗揉了揉才松开。

这么容易被掐红还老撩架,真不让人省心。

 

 

 

等双黄洗完澡换好衣服,程逸俩人头发都吹干了正挤在沙发上捧着手机联机打游戏。黄其淋一出来就看见俩人杀得难解难分,嗷的一声就要冲过去加入战局,被黄宇航一把拽住。

“头发还湿着呢闹腾什么?先过来我把头发给你吹了再说”。说罢拉着不情不愿的黄其淋去旁边吹头发。

 

 

 

“班长,你手法真不错诶,好舒服哦~”

看着被吹的一脸享受半眯起眼的小桃花,黄宇航不禁想起了家里那只小黄喵,每次也是洗澡时候各种闹腾,但是洗完了吹毛按摩时候就会舒服地露出乖顺的表情。

跟眼前这只喵一毛一样。

既然被伺候地这么舒服,那么可以说正事了。

“刚刚敖子逸说晚上要收拾你,你俩干嘛?”

“嗨,就是晚上他要跟我睡一间宿舍,然后我俩要联机,上次被我打掉好些个装备,憋着不服,要复仇呢”

·········你俩果然又要同房了

“明天还有训练课,你俩打游戏肯定又要熬夜,怎么好好上课?明天可是舞蹈课,你不想下次月考给大家一个惊喜嘛?”

“······应该没事吧”

提起月考果然纠结地开始犹豫,看着皱起来的小桃花,班长再接再厉:

“你不是说每次考试都想给微博上的哥哥姐姐们呈现比上次更加优秀的自己吗?不是说还要三连胜?”

“那······我等下跟敖子逸说不玩游戏了,我要看舞蹈练习视频。”

“你俩凑一起还能忍得住?”

“······那怎么办?”

“这样吧,今晚你住我这边,正好我给你纠正下你的动作。”

“啊??真的?可是咱俩不是一个队的啊??”

“······可我们是一个整体啊”

“班长你不会是来提前卧底我军表演情报的吧?”

看着冲自己发射怀疑光波的黄其淋,黄宇航很是无语,手下试了点劲儿揉乱那一头刚刚被吹顺的毛,

“我是你的对手没错,可我还是你的班长!”

果然,看着桃花猫咪瞬间亮起来的双眼,黄宇航知道,这事儿成了。

 

 

 

“右胳膊再向上一点,对,然后重心放在左腿上,右腿放松,这样下一个动作右腿才能更灵活地踢出去”

“哦,这样·······班长你看我这样对不对?”

“嗯,好多了,再练几次肯定会很好”

“哈哈哈哈,果然,有了班长大人的指导,我感觉我都可以成为团队的舞蹈担当了呢”

“······如果你指的是广场舞的话,嗯,你是”

“·····喂!!!”

从得意洋洋瞬间转换为炸毛急眼的黄其淋,真的跟家里那只小东西一模一样。

黄宇航笑着揉乱炸毛小桃花的头毛,“好了,练得差不多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上课”。

“哦,”刚刚还炸毛的小家伙听话乖乖去铺床了,黄宇航想起刚刚洗完澡时候在黄其淋腰上看到的不知什么时候弄出来的淤青,从包里掏出一瓶药油,坐在床上招呼那只铺床的小桃花:“过来”

“干嘛?”双眼带着疑问还是乖乖爬过来的小猫咪坐在黄宇航身边,看着黄宇航掀起自己的上衣,惊慌地赶紧去阻拦,“班长你干嘛!!我可是良家妇男!!”

“··········毛都没长齐还妇男!!!”

“那你掀我衣服干嘛?”

黄宇航懒得跟他斗嘴,直接一只手攥住黄其淋的两只爪子,另一只手掀开他的上衣,“腰上这块怎么回事儿?”

黄其淋像是才发现自己受伤一样瞪大眼睛回忆起来,“哦,大概是在禁闭室时候拉着敖子逸躲避小马哥时候在桌子上磕的吧”

“趴好,我给你揉一下”

“哦”,乖乖的趴在床上露出一截细腰的黄其淋,享受着班长的王牌按摩又露出了下午吹头发时黄小喵同款表情,半眯着眼睛,舒服的不得了的样子。

“班长,谢谢你啊”

“谢我干嘛,不是说了吗,我是你的班长啊”

“不光是这个,我是想谢谢你,总是这么温柔的为我们着想,对谁都是,会抱着小智任他撒娇,会模仿小逸的动作逗他笑,会像亲哥哥一样带浩翔玩儿,还会······”黄其淋突然顿住。

黄宇航不解,“还会什么?”

小猫咪再次盛开成一朵粉艳艳的小桃花,低声回答:“还会给我蛋糕,还会帮我擦车帮我挡水、虽然你总是在吐槽我,但是,还是,很感谢你”

 

小桃花大约是实在不好意思了,一定是眼下的氛围太温馨、班长的样子太温柔自己才会说出那么多羞耻的话,赶紧顺手扯了块枕巾盖住自己的脸。

 

黄宇航看着枕巾边缘露出来的一小截粉嫩的脖子,笑的愈发温柔,俯低上半身,嘴唇贴在那一小块粉嫩的肌肤上,感受着身下人轻轻的颤动,用低低的气音在他的左耳边说着:“傻瓜,我是你的班长,而你是我的猫小弟啊”

 

 

桃花彻底盛开,满室香甜。

黄宇航觉得,冰淇淋果然是桃花味的,最甜了。

 

 


评论(23)
热度(31)

© clowngogo | Powered by LOFTER